墨蘊零

【森國】死亡遊戲——3

#主森國(超級冷cp),副太中
#順便加了一個自創的孩子當森國的孩子~
#也許ooc…

書本裡面——
「哦哦哦……好高科技的地方………」文也欽佩的看著大樓。
「看起來我們是在大樓內吧……」國木田看了看四周。
「似乎是的樣子……」森聳了聳肩。
「………」歆看了看眾人的衣服,"衣服換了。"
「衣服還算正常啊……」中也看著眾人。
「我倒是覺得像是囚犯。」亂步緩緩說著。

當眾人想要繼續寒暄的時候,有個冰冷的機械聲傳出來——

「死亡遊戲……」國木田皺眉了一下。
「呵………」森覺得有趣的笑了。
「遊戲?」文也跟歆偏過頭。
「…………」中也靜靜的聽著。
「沒什麼能夠難得了本名偵探的~」亂步手插著腰說著。

「所以每個人都會一個一個死亡,最後只會存留最後一人。」中也緩緩的說著。
「看來是這樣呢。」森聳了聳肩。

系統繼續說著,

眾人都抬起手看了一下。
森緩緩走到國木田身旁。
歆跟文也緊緊握著手。
中也看了看,無奈之後走到亂步身旁。
「那我們就一起行動囉,酷炫帽子君。」亂步笑著看著著中也。

「獨步,你的是什麼禁令。」森緩緩走到國木田身旁。
「…嗯……不是重要……」國木田抬起手,露出"不要碰觸自己以外的血液"的字體。
「我的是這個呢~」森抬起手,「"不可碰觸尖銳物品"。」
「酷炫帽子君,你的呢?」亂步晃了晃寫著"不許碰觸鐵"的手環。
「"不能欺騙任何人",這是什麼意思啊。」中也有些疑惑,之後聳了聳肩,「算了………文也你的呢?」
「…………」文也抬起手,手環上寫著"不許說話",之後伸手拉了拉歆的袖子。
「嗯?」歆眨眨眼,「我的是"不許碰觸大人"。」

tbc.

【太中】六兆年物語——2

#太中
#可搭配bgm六兆年零一夜物語一起看
#第一次貼文
#文筆不好請見諒
#中長篇故事
#這個時候太宰跟中也都是九歲
「我的名字叫中原中也(Nakahara Chuya),你叫什麼名字?」中也蹲下身看著男孩。
男孩抿著嘴、低著頭,他不敢跟中也說話,因為他認為靠近他的人都是壞人。
「?」中也歪著頭,「難道你不會說話嗎?」
「………」男孩搖了搖頭。
「那為什麼不說話?」
「…………」男孩低著頭。
「難道你……沒有名字嗎?」
男孩點了點頭。
「早說嘛!我幫你取一個吧。」中也手抵住下巴,「嗯………若澤?」
男孩搖搖頭。
「七翎?」
搖頭。
「三島?」
搖頭。
……
當中也講了一堆名字,而男孩也搖了無數次頭後,中也心想:"如果下一個名字他再給我搖頭,我乾脆直接扭斷這小子的頭好了………"
「……太宰,太宰治(Dazai Osamu)?」
這時男孩終於抬起頭來看著中也,看著他的眼睛瞪的大大的。
「……太…宰……治………」因為長期沒有開口和口腔沒有滋潤的關係,而導致男孩的聲音有些沙啞。
「嗯,怎麼?喜歡嗎?」
男孩點點頭,這是他露出了一個表情——一個微笑。
這時中也才發現到:"這個男孩笑起來挺漂亮。"
「………」男孩慢慢從角落走到中也面前。
「沒想到你挺矮的……」中也站直身體,「大約矮個5公分左右。」
過幾年後中也才發現他錯了。
「………」男孩皺起眉頭。

「啊!原來那麼晚了!」中也突然看向門口,夕陽剛好從門外照了進來,「待會又要被紅葉姐罵了……」
男孩看向門外照進來的光線,眼睛裡的光芒閃閃發光。
「……我也差不多該走了。」中也向男孩揮揮手,才剛轉過身他就感覺衣服的一角被抓住。
他回頭發現男孩用著一種快哭的表情看著自己。
「…中……也………」男孩看著中也,「不……不要走………」男孩的手越抓越緊。
「欸?」中也對男孩的言詞感到疑惑,「但是我在不回去的話………」
「不要走……」男孩放開抓著的衣料,改成抱著眼前的中也,「我不要一個人………」
「………」突然被一個認識沒有多久的男孩這麼親暱的接觸讓中也有點愣住。
「但是晚點你的家人就會來找你了吧?」
男孩搖了搖頭,「……我,沒有家人………」
「………」中也回抱著男孩,拍拍對方的背安慰著對方。
「拜託你不要走………」男孩哭了出來,「我好害怕…我不喜歡黑暗………」
「好了~別哭了。」中也輕聲細語的說,「不然你跟我回家吧,在那裡會有紅葉姐、芥川、廣津先生、銀……還有我陪著你,不會再有黑暗籠罩著你、將你包覆。」
「中也不會離開我?」男孩看著中也,「真的……」
「真的。」中也看著男孩的眼睛,「我是個說話算話的人。」
「………」男孩眼眶再次泛紅。
「走吧,太宰。」中也站起身向男孩伸出手,微笑,「我們回家。」
男孩的手握在中也的手上,開心的笑了。
從此在一個大家庭裡面多了一個小男孩,男孩的名字叫——太宰治。

「混蛋太宰,你給我站住!」
「誰會聽一個拿著刀子追過來的蛞蝓的話啊~」
自從中也把太宰帶到這個家後,這個戲碼幾乎每天都會出現。
每次太宰惹中也生氣時,中也就會不顧形象的追殺著太宰。
有時候紅葉跟森鷗外就會想:"我的教養方式到底哪裡出了問題啊………"

tbc.

【太中】六兆年物語——1

#太中
#可搭配bgm六兆年零一夜物語一起看
#第一次貼文
#文筆不好請見諒
#中長篇故事
#這個時候太宰跟中也都是九歲

從前有一個小村莊,裡面有著一個擁有烏黑的頭髮、鳶色的眼眸的男孩。
那個男孩他沒有名字,他的母親在生下他時就死去了,村民們都覺得他的母親都是因為他才死掉的,所以那個村莊裡的人們都覺得他是個受詛咒的存在。
他們將他關進一個地牢,每天對他施行暴打、虐待、下毒,甚至性·侵種種惡行。
長久下來,男孩的身上滿是傷痕,只能用粗糙的繃帶將傷痕累累的身體包裹起來。
更讓村民覺得可怕的是,被這樣對待的男孩
竟然還沒死掉,於是村民們就更加確信他是個受詛咒的怪物。
其實男孩也想就這樣死去,想說至少不用那麼的痛苦,但他發現他沒辦法死去,之後他開始嘗試撞牆、割喉、咬舌等各種自殘的行為,但他還是無法死亡,於是他開始厭惡自己的存在,也開始厭惡這個世界。

有一天,地牢的門再次被打開,光線照進了昏暗的地牢裡,男孩往角落裡縮了縮,瞇起眼看向門的方向。
"應該又是那些人吧………"男孩心裡這樣想。
但是事情卻不是這樣,門口突然出現一個橘色頭髮、天藍色眼眸的男孩,他慢慢的靠近縮在角落、滿身繃帶的男孩。
「我叫做中原中也(Nakahara Chuya),你叫什麼名字?」

tbc.

【太中】【織太】【森國】Pocky日

#最近特別喜歡弄森國……
#pocky日快樂~

(太中)
「中也~」一個黏膩膩的聲音傳了過來。
這令坐在沙發上面的中也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做什麼?」中也緩緩的回過頭,才剛看到來人的棕色髮絲嘴裡就被塞了一根東西。
太宰在把pocky放進去的同時咬住了另外一邊,之後慢慢的靠近。
"等等……這傢伙做什麼啊!!!"中也看著太宰越來越靠近的面容,臉也跟著越來越紅。
而太宰則是笑著繼續咬。
咬到最後兩人的唇交疊,親吻一陣子之後才分開。
「你這傢伙發什麼瘋啊…」中也紅著臉擦擦嘴。
「真沒情調啊……」太宰看著中也,微笑一下,「pocky日快樂,搭檔~」

【你這傢伙!要就直接來別用這種方式!(炸毛)】
【哎呀~難得中也那麼主動啊~(笑)】
【/////(臉紅)】

(織太)
「織田作,看我。」太宰坐在織田身旁,眼神認真的看著他。
織田有些疑惑,還是乖乖轉過身看著太宰。
「來……啊~」太宰遞給織田一根pocky。
「………」織田看著太宰,還是安分的張口咬住。
「~~~」太宰笑著咬住另外一端,正要往前咬的時候,織田開始咬。
「………」織田慢慢的往前咬著,看著太宰越來越紅的臉。
最後咬到最靠近太宰的一端的時候,餅乾棒斷掉了。
太宰有些傻住,傻到都忘記要把嘴裡的餅乾吃下去。
織田看著太宰,湊過去覆上太宰的唇,用舌頭把餅乾給推了進去。
「!!!」太宰這時臉更紅了,手遮住自己的臉,"明明是自己想要鬧織田作的……"
「太宰……」織田看著太宰,「怎麼了嗎?不舒服?」伸手摸了摸太宰的額頭。
「不……不是……」太宰微微抬眼看著織田,臉紅的不像話,「po……pocky日快樂…」

【太宰…你的臉真紅。(淡定)】
【織田作你怎麼能那麼冷靜啊!(大叫)】

【在一旁看著的安吾:我在一旁看了狗糧……】

(森國)
國木田安分的在森鷗外的辦公室坐著打報告,"真是……為什麼一定要叫我來黑手黨做這些報告啊……"
一想到森鷗外那在電話裡十分火急的話語的時候還以為真的發生什麼大事的時候,現在仔細想想真是白痴。
「國木田!!!」一個金髮的小女孩跑了進來,跑到他的背後躲了起來。
「欸…?愛麗絲小姐?」國木田有些愣住,打算回過頭問發生了什麼事。
「愛麗絲醬~別這樣嘛,你不是喜歡吃甜的嗎…」一個中年男子走了進來。
「嗯?鷗外…」國木田回頭看著森,「你又做了什麼…」
「只不過想要餵愛麗絲醬吃甜食而已啊……」森欲哭無淚的訴苦著,「沒想到愛麗絲醬就跑走了。」
「明明是林太郎心懷不軌!」愛麗絲大叫。
「怎麼這樣……」森無奈的嘆氣。
「真是……」"怎麼每次都會有這齣啊………"國木田此時感到心很累的感覺。
「不然如果國木田給林太郎餵了我才會給你餵。」愛麗絲朝森眨眨眼。
「好主意…」森抽出一根餅乾棒,趁他不注意的時候放進他的嘴裡。
「唔!」國木田嘴裡叼著一根餅乾棒,疑惑的看著森。
森笑咪咪的看著國木田,探頭就咬上另一端。
國木田瞪大眼睛看著森,正準備把餅乾棒咬斷,然而森卻用手托住他的臉,慢慢的接近,最終直至吃完。
過程中國木田臉都是紅通通的。
「怎樣,獨步……」森淺笑一下。
「幹嘛……這樣子…」國木田眼神漂移,不敢看著森。
「………」森微笑慢慢靠近國木田,到他的耳朵旁輕聲的說——
「pocky日快樂,獨步。」

【要就直接說,不要這樣子突然靠近……(皺眉)】
【這樣就沒有驚喜了啊~(笑)】
【林太郎好噁心…!(大叫)】

【附近的下屬們:怎麼好像看到了一個溫馨家庭的感覺……】

【森國】死亡遊戲——2

#主森國(超級冷cp),副太中
#順便加了一個自創的孩子當森國的孩子~
#也許ooc…

偵探社——
「還沒來呢……」文也坐在辦公椅上轉著圈。
「…嗯……」國木田跟歆同時點了點頭。
這時,偵探社的門打開了。
「獨步?我來囉……」森走進門,身上照常是穿著白大褂。
「叔叔……」文也抬起頭。
「鷗外,茉莉還好嗎?」國木田走向森,看著他眨眨眼。
「跟愛麗絲玩的不易樂乎呢。」森笑著說,親了一下國木田。
國木田臉有些紅,些微點了點頭。
「太宰君跟中也君還沒過來嗎?」森偏過頭問。
「嗯,剛才有傳訊息通知了。」國木田拿下眼鏡擦了擦,之後再戴上。
「……來了。」歆的眼睛紅了一下,靜靜的說了一聲。
話才剛說完,門就打開了。

太宰抱著中也緩緩的走進門。
「太宰……放我下來吧。」中也抬頭看著太宰。
「好~」太宰把中也放到沙發上。
「…你們快看這個~」亂步興奮的從隔間走了進來,手上舉著一本新書。
「亂步先生。」國木田些微鞠躬。
「這是一個遊戲喔~」亂步把書放在桌子上。
「遊戲?」文也跟歆偏過頭。
中也安分的坐在沙發上。
太宰走過去看了看,「內容是關於什麼呢?」
「就說是遊戲了!」亂步看著太宰,「最後只會有一個人活下來他要負責拯救大家喔~」
「只會有一個人活下來嗎…」森在一旁喃喃自語。
「所以同伴會一個一個死去或是消失。」歆眨了眨眼。
亂步彈了一下手指,「沒錯,但是最後的活下來的人是故事早就已經決定好的人。」
「那麼那個人死了不就麻煩了嗎…」文也苦笑了一下。
「…所以就是我們六個人嗎?」中也開口問了一下,「剔除太宰的話…」
「這是本名偵探看過內容之後挑選出來的結果,你們應該要覺得高興!」亂步揮舞著手說著。
「…我很榮幸……」國木田覺得有些無奈。
「是是……」中也聳肩一下,手輕輕按著腰。
「酷炫帽子君,在書裡面不會腰痛喔。」亂步看著中也。
中也愣了一下,尷尬的笑了笑。

「坡!我們準備好了!」亂步興奮的說著。
「那麼吾輩要開始了!」坡說著,「異能力——莫爾格街的黑貓!」

眾人些微用手遮住雙眼,六個人進到書的世界裡面。
書本停留在桌上,太宰走過去看了一下,「書名就叫“死亡遊戲”啊。」嘴角微微上揚。

tbc.
————————————————————
對我來說,在森國裡面沒有什麼身高差的!!!
雖然森鷗外比國木田矮也挺萌的……親吻還要墊腳尖什麼的……

求評論、小紅心、小藍手~(星星眼

【森國】死亡遊戲——1

#主森國(超級冷cp),副太中
#順便加了一個自創的孩子當森國的孩子~
#也許ooc…

「抱歉失陪一下,出去接個電話。」一個金綠色頭髮的男子起身走到店門口。
在座位上面有兩個男孩,其中一個男孩看向門口,海藍色的眼睛變成銀白色。
「…文也…你……」另一個男孩看向那個名叫文也的男孩。
「沒事啦,只是在聽國木田哥哥在接誰的電話而已。」文也笑著說,「就有點類似歆在觀察環境的時候眼睛變成紅色一樣。」眼睛恢復原樣。
「原來如此……」歆眨眨眼看著文也,「已經能這樣了嗎…」
「嗯…只不過只能聽到電話那頭的聲音,沒辦法聽到國木田哥哥的回答。」
「嗯……」歆點點頭。
兩個孩子說完話的同時,被稱作國木田的男子回到位置上。
「媽媽,怎麼了嗎?」歆抬頭看著國木田。
「亂步先生拿到了坡的新小說。」國木田嘆氣一下,「他說希望有人陪他玩。」
「我記得在坡哥哥的書不能用異能對不對。」歆偏頭問。
「聽說是這樣……」文也點點頭。
「亂步先生難得激動的說"這是新題材"什麼的…」
「喔……所以要找叔叔來嗎?」文也偏頭問。
國木田點點頭,「亂步先生說希望我們帶上鷗外跟中也一起去,因為需要六個人…」
「我跟文也/歆也去嗎?」文也跟歆同時問。
「你們同步率真高…」國木田看著兩個孩子,「他是這麼說的,畢竟太宰沒辦法進去。」
「那麼趕快吃完過去吧…」歆眨眨眼。
「歆,你的肩膀沒事嗎?」文也擔心的看著歆昨天傷到的肩膀。
歆看著文也擺擺手,「沒事的,早上也包紮過了。」
「好吧。」文也點點頭。

三人吃完飯後——
「要現在過去嗎?」國木田看著兩人。
「嗯……可以啊…」文也點點頭。
國木田緩緩起身,「那麼我們走吧,不然亂步先生要開始抱怨了。」苦笑,給森跟中也各傳了封訊息。
歆跟文也點點頭,從位置上下來。
三人一起走出餐廳。

偵探社的宿舍——
「中也,國木田君叫你過去偵探社呦~」太宰邊看著手機邊從中也體內退出。
「你這傢……哼嗯…伙…別、別邊……啊…說邊動作…啊…!」中也顫抖的說著,當太宰的前端摩擦到中也的敏感點的時候,中也又洩了一次。
「中也又出來了呀,這麼舒服嗎~」太宰笑咪咪的抱起中也,帶著他去浴室清洗。
中也額頭靠著太宰的胸前,嘴裡微微的喘著氣,「才、才沒有……」
「那麼剛才一直叫著"治~不要停下"的是誰呢~」太宰沖洗著中也的身體。
「………」中也瞪了太宰一眼,「話說,國木田叫我過去做什麼?」有些疑惑。
「好像是亂步先生拿到一本新書,要你一起進去玩的樣子。」太宰邊幫中也跟自己穿好衣服邊說。
「是嗎…」中也扶著腰搖搖晃晃的起身。
「要去嗎?」太宰扶著中也,「沒辦法的話我試著幫你推掉也可以。」
「沒關係啦,應該還可以…」中也擺擺手。
太宰一把抱起中也,「那麼我抱你過去~」
「我有拒絕的權力嗎……」中也抓著太宰的肩膀。
太宰故意鬆開一隻手,「當然沒有~」
「要抱好好抱啦!」中也的手緊緊的環住太宰的脖子。
「中也要抱好喔~」太宰笑著說,緩緩的走到門口。
「真是……」中也縮在太宰懷裡。
太宰笑著帶中也出門,順便用腳關上門。

tbc.
————————————————————
寫長篇的真的會讓人手斷掉……
……尤其是用手機打字。

@細谷クニ ,文來了呦~

【織太】音樂盒

#非常久以前的太宰生日賀文

「嗯……今天是6/19啊…………」太宰看著手機上的日期說著。
「算了……照常過吧……」穿上自己的駝色風衣哼著小調走出門。

一走進偵探社的時候,就有一大群人出現在門口,異口同聲的說:「太宰/太宰先生!生日快樂!」
然而太宰只是禮貌性的笑了一下,「謝謝你們大家。」之後便慢悠悠的走到沙發上躺著聽音樂了。
「太宰先生…這個是禮物。」敦拿著一個包裝漂亮的禮物盒伸手交給太宰。
「謝謝你敦君,放我的桌上就行了…」
「是的。」敦笑著點點頭,把禮物盒放到"禮物山"上。
鏡花拉拉敦的一下衣角,「太宰先生的生日每次都會有這麼多禮物嗎?」
「嗯……似乎大部分是喜歡太宰先生的女性們送的。」敦想了想點點頭,「但是似乎從來沒有看到太宰先生打開過。」
「為什麼?」鏡花有些疑惑的偏頭問。
「這個…我也不知道。」敦搖了搖頭。
「…………」太宰躺在沙發上看著手機。

太宰手拿著三大袋的禮物拿回家,隨手把東西放到牆邊。
走到沙發上直接躺了下來,手放在眼前,「真是………生日什麼的有什麼啊………」
太宰感覺他的意識慢慢消去。

當太宰再次睜開雙眼時,他發覺他的右眼的視線是被遮住的。
"欸?這是…"手放到右眼上面,摸到的是繃帶。
太宰手抵著下巴想到,"這是……回到了四年前嗎?"
「太宰,在想什麼?」一個低沉的聲音傳了過來。
太宰看了過去,眼睛瞪大,「織田作……」
"怎麼會……"
「怎麼了?」織田作疑惑的看著愣住的太宰。
「沒……沒什麼…」太宰揚起笑容說。
「是嗎…」織田作摸摸太宰的頭,「生日快樂。」
「欸?」太宰有些驚訝,"在這個時間帶…也是我的生日嗎?"
織田作遞出一個禮物盒,「雖然不是什麼稀有的東西,但是我覺得你應該會喜歡。」
太宰接下禮物盒,微笑,「謝謝你,織田作。」
「嗯…要打開嗎?」織田作看著太宰道。
「好啊。」太宰把禮物盒的包裝打開,裡面的物品是一個音樂盒。
"這個不是………"
「我看到你似乎對這個很有興趣,所以就買了下來。」織田作淡淡的說道。
「但是這個很貴吧…」太宰看著織田作,眼眶微紅。
「大叔有稍微幫忙出一點。」織田作手撫上太宰的眼睛,苦笑,「別哭啊…」
「欸?我哭了嗎?」太宰有些驚訝,看著織田作手指上的水珠。
「別哭了哦……」織田作微笑了一下
「嗯……」太宰點頭一下。
「乖孩子。」織田作摸摸太宰的頭,「再說一次好了,太宰…生日快——」
太宰覺得織田作的身影越來越模糊,聲音也越來越不清楚。
「織田作!」太宰伸出手想要抓住織田作,然而在這之前他的意識再次消失。

當太宰睜開眼睛時他立刻起身大叫,「織田作!」
然而他這次是雙眼都看的到,而眼前的景象是他現在的家。
「所以……這是夢…」太宰有些愣神的說道。
他摀住雙眼低頭哭泣著,「為什麼……要讓我做這種夢…我好不容易才遺忘……」
[~~~]這時有一個清快的聲音在整個屋子裡迴盪。
太宰慢慢抬頭,「這個聲音是……」
他擦乾淚水,起身尋找著聲音的來源。

當太宰走到房間時,他看到窗臺上有一個白色的音樂盒在播放著音樂。
他過去拿起音樂盒,眼淚再次落了下來,他手拿著音樂盒蹲下身哭泣著,「織田作……」
「…………別哭啊——」太宰回想到剛才織田作說的話,起身用袖子擦乾淚水,揚起笑容。
「織田作……我不會再哭了,再也不會………」太宰把音樂盒放好。
太宰彷彿聽到織田作摸摸自己的頭,張口說「乖孩子」,就跟夢境裡一樣。
只是不同的是,太宰這次是笑著的。

「太宰…生日快樂。」遠方的一個隱形的人影說完之後,漸漸的消失不見。

fin.

【太中】健忘症

#太中戀人設定
#無異能背景
#莫名……應該會ooc

「太宰,你還記得我把手機放到哪裡嗎?」中也問。
「客廳的茶几上。」太宰擔心的看著中也說道。
如果是平常的話太宰當然是不會這麼的緊張,但是這已經是中也第十次問這個問題了。

中原中也在二十歲的時候被醫生診斷出有健忘症,一開始他和太宰是不相信的,直到有一天中也開始連自己的家怎麼回都忘記時,兩人才發現事情的嚴重性。
於是兩人開始到處求醫,然而結果無非是只能慢慢的吃藥治療。
看的醫生多了,要吃的藥自然也多了。
也因為這樣中也的脾氣也越來越暴躁,太宰只能慢慢的安撫他。

「夠了!我說過我不想吃!!」中也將藥罐丟到地上。
「中也,但是不吃藥症狀只會越來越嚴重……」太宰無奈的看著中也。
「混蛋!給我閉嘴!!我說了幾次我沒病!!!」抓住太宰的衣領,大聲吼著。
「………」偷偷從口袋裡拿出鎮定劑,朝中也的脖頸處打下去。
「啊——」慢慢的身體癱軟了下去,身體軟軟的掛在太宰身上,「太……宰………」漸漸的闔上眼。
「…中也……對不起………」太宰抱著中也哭泣。

隔天早上,中也從床上醒了過來,"這裡是……"下床走向餐桌。
這時太宰從廚房探出頭,「欸?中也你醒了啊。」
「嗯?嗯………」皺眉,「我想問一下,你知道這裡是哪裡嗎?還有你是誰?」
「……欸?」驚訝,「你在開玩笑吧……中也你怎麼會不知道我是誰呢……」強顏歡笑。
「我不會對一個"陌生人"說謊或是開玩笑的。」
「………你剛才……說什麼………」太宰聲音顫抖的說。
「陌生人。」
「怎麼會……不可能……這不可能………」衝到中也面前,抱住對方,「我是太宰啊………」
「太……宰………?」皺眉,抱住頭身體顫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中也,不要這樣我求你……拜託………」將對方的手牽制住,讓他的頭靠在自己胸前,不讓他傷害自己。
「啊啊啊——」開始掙扎,身體顫抖的越來越厲害。
「中也………」拿出針劑,往脖頸打了下去。
「啊——」身體癱軟,身體軟軟的掛在太宰身上,「太……宰………救…我……」漸漸的闔上的眼睛流下了眼淚。
「對不起……中也……對不起……」緊緊抱著中也哭泣,「但是……不要忘了我……算我求你………」

隔天一大早,太宰趁著中也還沒醒來時,他先幫他打了一劑鎮定劑。
「啊——」慢慢的身體癱軟了下去,身體軟軟的掛在太宰身上,雙眼無神的看著太宰。
「抱歉了………」手附上中也的眼睛,闔上那雙深藍色的雙眼。

接著太宰將中也送到了一家不起眼的小診所,抱著中也踢開了門。
「打擾了。」太宰踱步走到一名男子面前。
「喔呀~太宰君,好久不見。」男子笑著看向太宰。
這個男子名叫森鷗外,是一個無照密醫,但是他的醫術卻很高明,是一個醫術界的傳說人物。
「廢話少說,森先生,你能救他吧………」皺眉看著面前的森鷗外。
「嗯?」看向太宰懷裡的中也,「可以是可以,但是我可不能保證不會有副作用。」
「副作用是什麼?」
「他將會記得一切事情,唯獨會忘記你的所有一切。」
「你!」
「要試不試是你的選擇。」森鷗外抬起手,聳了聳肩。
「給我半天的時間,我黃昏前給你答案。」轉身離開。

回到家後,中也剛好醒了過來。
「太宰………」慢慢的張開眼,看到眼前眼神嚴肅的太宰,「發生了什麼事嗎?」
「中也……」走到對方身旁,抱著對方,「中也,你會不會有一天就這樣忘記我了。」
「怎麼可能……當然不會……的吧………」中也有些遲疑的回答。
「………」將對方抱的更緊一些。
中也微微的轉過身,回抱住太宰。
「其實我找到了一個醫生,他說他可以把你治好。」身體微微的顫抖,「但是他說治療好可能會有副作用……」
「副作用是什麼?」皺眉。
「你將會記起一切,但是我將從此不存在於你的回憶之中。」
「…………」
「我好害怕……我好害怕你忘了我,忘了太宰治這個人……我真的好害怕………」太宰的聲音漸漸的染上哭腔。
「我答應你我不會忘記你,就算忘記我也會一直陪伴在你身邊。」將太宰的頭扳正,海藍色的雙眼看著他,「所以你也不能放棄我,你也不可以離開我的身邊。」
「中也……」靠近對方的臉龐,嘴唇交疊。
就在此時中也默默流下了一滴淚。

黃昏時刻,小診所的門打開了,進來的是一名棕髮男子和一名橘髮男子。
「想好了嗎?」森鷗外抬起頭微笑。
兩人互看一眼,雙手十字緊扣,「麻煩你了。」
「那好,中也君,請往這裡走。」森歐外指了指裡面的一間房間。
「我不能跟去嗎……」太宰神情緊張的說。
「我的看診方式是個秘密。」
「太宰,別擔心,一定不會有事的。」微笑,在太宰的嘴上親了一下。
之後,中也轉身走進房間。
「中也………拜託不要有事………拜託………」太宰縮在外頭的椅子上,雙手緊緊抓著手臂。

過了大約7個小時。
「治療結束。」森鷗外從房間裡走出來。
「中也他……他怎麼樣了?」跑到對方面前抓著他的肩膀問。
「你進去親眼看看會比較好。」微笑,「他現在在隔壁的房裡。」

太宰站在房間的門外,猶豫著到底要不要進去。
"太宰治你在孬種什麼,你自己不是答應過中也不離開他嗎。"搖了搖頭,太宰敲了敲門,轉開門把進去。
而他看到的景象讓他有些愣住。
床上的人安詳的閉著眼,安靜的躺著。
「………」安靜的走到床邊蹲下,抓著床上人兒的手,「中也……中也………」
然而對方卻沒有反應。
「不會吧……不可能的………」站起身將中也擁入懷中,「中也你醒醒啊!你不是說你不會丟下我一個人嗎!你不是要一直陪伴在我身邊嗎!那你就醒過來啊……」
太宰身體抖的越來越厲害,眼裡開始流下了眼淚,「求求你………醒過來好不好………」
這時在懷裡的人稍稍動了一下,抬起頭張開眼。
「………」中也偏過頭看著太宰。
「…中也……你還記得我是誰嗎……記得嗎………?」太宰神情緊張的看著中也。
「你是………」中也緩慢的說。
「………」太宰站起身,轉身,「我去宰了那個庸醫。」
「等等啊!」中也抓住太宰的衣角。
「嗯?」
「我還沒說完呢……」微微的笑,站起身抱住太宰,「你是太宰治,是我一生中最愛的人。」在他的嘴上親了一下。
「你還記得我……你還記得………」太宰哭了出來。
「哭什麼……我又不是死了………」輕笑,「更何況已經約定好了不是嗎………」
「要陪伴在彼此身邊一輩子。」

fin.
——————————————————
第一次發文,求評論可以嗎?(祈求
可以的話,給個建議也可以~